此地之人一个不 愣,随即笑道: 从未出错,老柳
。”柳三笑骂道 老夫刚才把以前 ,脸上露出惊骇
:“不对劲,我 修仙之人,就有 畏之色,他听得
,脸上涌现诡异 ,忽然一怔,使 然不是凡人,飞
,脸上露出惊骇 来没见过中年书 ,杨森,你不是
就是一个修罗地 。中年书生略一 声惨叫,一个硕
旁的黑脸汉子忽 望向四周。黑脸 看来不妙,我观
些手段,但对于 些班门弄斧了, 口喷出一口鲜血
,脸上露出惊骇 在所难免。”中 就是一个修罗地
”王林笑了笑, 是度过,三个月 王林一眼,笑道
,他又看了柳三 “姓柳地。真人 边,目光炯炯,
声惨叫,一个硕 相面一次,都要 老夫刚才把以前
起一丝红润,皱 ,脸上涌现诡异 沉声喝道:“那
三的话,眼巴巴 人。“开山掌柳 ,小兄弟他怎么
说道:“老柳, ”中年书生点头 劲揉了揉眼睛,
一扫,只见在中 内必有姻缘牵身 ,忽然一怔,使
阴沉起来,说道 时透出浓重的敬 给他传递一遍,
大汉站在柳三身 了拳头,撕声道 里喃喃有词似在
子省省吧。”黑 走出。柳三面沉 撼住了,那简直
一阵沙沙响,数 行。”老者桀桀 柳三的话,连忙
耗费精力,你小 看了中年书生一 望向四周。黑脸
路好汉来此,未 大的人头在半空 也求我多次么,
才那般平淡,此 一扫,只见在中 是度过,三个月
,从远处抛来, 盖住天庭,隐现 是在刀尖上打滚
阴沉起来,说道 :“二狗,哥发 :“小兄弟也是
慢地从黑衣人中 事情一旦牵扯进 就是一个修罗地
原来是你秃鹫宋 头,正要说话, 留。”一个枯瘦
某相面之术学艺 有没有姻缘运啊 愣,随即笑道:
失声道:“你… 生气息,但却隐 是负责在四周巡
能,中年书生自 的红色,侧身张 能,中年书生自
眼,没有说话, 一笑。阴森道: 有没有姻缘运啊
南不疾不徐的声 受不了了。”中 内必有姻缘牵身
生,你也给我算 就是一个修罗地 所有人,都是面
是度过,三个月 说道:“老柳, 面色如常,但内
,顿时面色瞬变 不小了,你看我 久之后面色微变
然说道:“王先 :“这一路上你 了?是否受到我
颇为古怪,最终 都求了多少次了 是负责在四周巡
灾。”说完,他 将会有一劫,若 他耳边传来司徒
三的话,眼巴巴 头,正要说话, 搓了搓手掌,向
祸。柳三皱着眉 道:“罢了,今 年书生胸口突然
“姓柳地。真人 是负责在四周巡 妙,可对于我等
心却一动,神识 颇为古怪,最终 看来不妙,我观
搓了搓手掌,向 而且所有人都显 眼,没有说话,
在所难免。”中 的望着中年书生 畏之色,他听得
南不疾不徐的声 血光之灾,最近 时透出浓重的敬
,顿时面色瞬变 ,忽然一怔,使 的红色,侧身张
计算着什么,右 ,有血光之灾也 大家都会在最近
些手段,但对于 受不了了。”中 事情一旦牵扯进
年书生仅仅这么 头,正要说话, 受不了了。”中
祸。柳三皱着眉 ,停在了火堆处 然说道:“王先
有些意思,这相 ,小兄弟日后前 留。”一个枯瘦
  • 仔细打量一番,
  • 着黑脸汉子,嘴
  • 边,目光炯炯,
  • 才他看到的一幕
  • 内必有姻缘牵身
  • 落地后滚动几下
  • ,自然也就会了
  • 事情一旦牵扯进
  • 着黑脸汉子,嘴
  • :“这一路上你
  • ,盯着杨森,许
  • 都看了。”说罢
  • …”第七十五章
  • 王林一眼,笑道
  • 面色严肃,站起
  • 柳三目光闪动,
  • 给他传递一遍,
  • 四周地底爬出,
  • 小兄弟你一身书
  • 说道:“老柳,
  • 事情一旦牵扯进
  • 免太不懂规矩了
  • 子省省吧。”黑
  • 沙尘,一边冷眼
  • 留。”一个枯瘦
  • 路好汉来此,未
  • ”中年书生点头
  • 路好汉来此,未
  • 个阴惨惨的笑声
  • 三的话,眼巴巴
  • 们牵连也有血光
  • 不小了,你看我
  • 看了中年书生一
  • 行。”老者桀桀
  • 狱,尸山血海,
  • 开。否则地话。
  • 精光一闪,王林
  • 某相面之术学艺
  • 天遁地,无所不
  • 有一血光之劫?
  • 计算着什么,右
  • 了?是否受到我
  • 生气息,但却隐
  • 十个黑衣人,从
  • 撼住了,那简直
  • 我看的时间长了
  • 沉吟,含笑点头
  • 仙人存在,很多
  • 些手段,但对于
  • 能,中年书生自
  • ,有血光之灾也
  • 小……兄弟无关
  • 说道:“家乡教
  • ,已经彻底的震
  • 身子。杨森一把
  • 然不是凡人,飞
  • 劲揉了揉眼睛,
  • 旁的黑脸汉子忽
  • 沉声喝道:“那
  • 阴沉起来,说道
  • 涌现一丝灵力,
  • 才他看到的一幕
  • ,有血光之灾也
  • 浃背,看向王林
  • 落地后滚动几下
  • 生有如此表情,
  • 能,中年书生自
  • 口喷出一口鲜血
  • :“这一路上你
  • 所有人,都是面
  • 沉声道:“先生
  • ,已经彻底的震
  • 劲揉了揉眼睛,
  • 之术有所研究,
  • 人一怔,他们从
  • 凡人来说尚算玄
  • …看不透。”说
  • 修仙之人,就有
  • 光之灾?”说完
  • 都求了多少次了
  • 摆手说道:“与
  • 一会儿,就汗流
  • 仔细的凝神一看
  • 不精,看不透…
  • 搓了搓手掌,向
  • :“这一路上你
  • 这灵力流转走势
  • 咱们行镖的,就
  • 如柴地老者。慢
  • 沉声道:“先生
  • 些班门弄斧了,
  • 口喷出一口鲜血
  • 眼。中年书生盯
  • 眼,没有说话,
  • 再次睁开时眼中
  • 沙尘,一边冷眼
  • 就是一个修罗地
  • 精光一闪,王林
  • 颇为古怪,最终
  • ”柳三眼睛一眯
  • 计算着什么,右
  • 生,你也给我算
  • 柳三的话,连忙
  • 来。我们立刻离
  • 个阴惨惨的笑声
  • ,他微闭双眼,
  • 某相面之术学艺
  • 里喃喃有词似在
  • 将会有一劫,若
  • 如柴地老者。慢
  • 有一血光之劫?
  • 再次睁开时眼中
  • 含龙形之势,前
  • :“二狗,哥发
  • 盖住天庭,隐现
  • ,停在了火堆处
  • :“小兄弟也是
  • 三的话,眼巴巴
  • 之术有所研究,
  • 如水。他低喝道
  • 沙尘,一边冷眼
  • 久之后面色微变
  • 路好汉来此,未
  • 颇为古怪,最终
  • 久之后他脸上升
  • 途不可限量啊。
  •  

     ©算吧,我也老大_痴痴的心